资讯动态

俄罗斯男子瓦列里·斯皮里多诺承认换头手术搁浅

2017-07-28

2015年,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赛吉尔·卡纳维罗和他的首位志愿者——俄罗斯男子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共同向众人宣布,他们将进行世界上首例换头手术。这一消息瞬间轰动全球。此后的两年,卡纳维罗又称,换头术将有中国医生参与,并且将在中国进行。


但是,这一切都被否定。现在,31岁的斯皮里多诺夫终于公开承认自己的梦想破灭,原定今年对其进行的换头手术无法实现。不过,斯皮里多诺夫对此的解释是,手术计划并没有取消,只是延期未定。目前,在俄罗斯还未找到愿意资助卡纳维罗医生研究的人。


换头术的取消或说延期,在于这是一个相当超前的医学想象,目前几乎没有运作和实现的基础。换句话说,换头术的打开方式并不正确,所以会搁浅。


无论是专业界还是社会公众,绝大部分人都不认可这一医学探索的原因首先在于,这是一种冒险。一个人的头颅断离躯体,也就是死亡,要把断离的头颅再接到同一个人的身上都难上加难,更何况是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躯体上。即便头颅可移植,但能否保证移植后的身首拼接的人存活,包括神经、血液循环和运动系统的功能是否完整,更无法保证一个人的大脑意识如何与另一具躯体完全兼容。


这种无法保证也违背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国际伦理准则》中重要的一条,“估计受试者有可能死亡或残废的,不准进行试验”。


既然这样的打开方式不正确,显然存在另外的、较好的打开方式。斯皮里多诺夫患有罕见的先天性脊髓肌肉萎缩症,会造成位于脑底和脊髓的下级运动神经元分裂,从而使其无法发出让肌肉正常运动的化学及电信号,由此会导致运动神经元和肌肉的退化。


由此,逐渐地斯皮里多诺夫会无法抬头,吞咽困难,甚至唾液分泌也会出现障碍,肋间肌和附属呼吸肌力量较弱,不能有效呼吸,只能靠横隔膜呼吸,胸部会出现凹陷等。随着病情的进一步发展,斯皮里多诺夫会由于无法呼吸而死亡。


尽管如此,也还有比换头术更好的医疗方式,如植入钢条弯曲使斯皮里多诺夫的脊柱保持直立。另外,传统的脊柱手术也能彻底改善斯皮里多诺夫的病情,可以缓解呼吸困难,让其行动更自如。而这些方式都经过循证医学检验过,安全而有效。


当然,在效果上虽然并不能达到完全治愈,例如传统手术并不能使斯皮里多诺夫的肌肉恢复到正常状态,也不能让他站立行走,但斯皮里多诺夫的生活质量将得到极大的改善。还可以让他享受到正常的人生,例如,斯皮里多诺夫已找到女友,并且准备结婚,过正常人的生活。如果是换头,很有可能他就不会有生命存在。


另外,传统手术也并不昂贵,需付4.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万元),其中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5万元)是手术费用,其他的用于外科干预及康复治疗。


像斯皮里多诺夫这样的先天性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首先需要的是传统的脊柱手术,而非大脑移植术。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大脑移植术这样的探索不该进行,因为任何科学探索都是人类技术和文明发展的基石,但是需要符合科学规律和规范。


科学规律和规范之一是,在对人进行探索之前,必须首先经过动物试验,并且获得成功。先前卡纳维罗声称的换头术并没有成功的动物试验。


尽管有过脊髓断离恢复的动物实验,以及对小鼠的换头手术,但并非完整的换头手术,只是把一只小鼠的头移植到另一只头脑健全的小鼠身上,而且这些实验都没有成功,移植后数小时,小鼠就死亡。


另一方面,换头术的探索应一步一步来,不能一蹴而就。具体而言,应当是先进行脊髓研究,包括脊髓的生长、断离和移植研究,再进行全部大脑的移植试验,当然首先是在动物身上实验。当取得进展后,再进行人的研究,而且换头术这样的医疗技术必须针对的是没有其他方法治疗的疾病。


科学允许探索,但要有合理和正确的打开方式,否则就应当取消或延缓,对人的换头术正是这样。